明歆

无聊而平庸的写字人,刀乙女堆放地,偶尔写点书影评
非授权严禁一键转载

在群里说起《儿童文学》,突然发现我的文学启蒙应该不是任何名著而是这本杂志啊!小学的一开始是学校组织订阅,后来学校不组织了,我爸每个月带着我去家门口的小书店买,那个老板每次看我在店门口探头探脑就给我讲:“姑娘,书还没有来哈!”

那个时候还没有分刊,不大的一本,偶尔会送小绘本,现在还整整齐齐的在我们家阳台书架上摆着。翻千禧bot看评论才知道我那个时候最喜欢的两篇科幻都是出自大刘之手!!我居然那么早就看过他的作品!好多故事我现在都记得啊,暑假染了可变色头发的乖乖女,可以超越时间和空间的蜘蛛门,还有把漂亮女孩子变成娃娃放在玩偶屋里的那个丧病故事,卖梅花糕(我说我来南京为什么就一直对梅花糕很亲切)的漂...

2018-10-19

和莓莓说蝶毒,当她说起假哥那完犊子模样肯定制作组参考了太宰治之后我一拍大腿醍醐灌顶。

可不就是人间失格里的完犊子颓废文艺青年…怪不得我一直都不喜欢……

2018-10-09

我昏迷,《影》让我找到了《英雄》的感觉和《艺伎回忆录》的质感,雨水的慢镜头瞬间梦回《一代宗师》时代大导演们的运镜,就像一个被浮华遮眼的尘世突然风吹起来掀起了烟雾的一角,说这些过去都真实存在过。

顺便我GET了关晓彤的美,以及长公主和敌国少将军的cp请问是什么tag…

2018-10-02

El Amor En Los Tiempos Del Colera

我当年看《面纱》的时候一直觉得困惑,为何要把一个和爱情有关的故事放在霍乱的背景之下。当时得出的答案是霍乱流行于近代,正是现代文明和过去交界的时间,再加上暴烈的流行病给人以末世之感。最近我终于想起来读完了《霍乱时期的爱情》,我从这本书里得到了新的答案,爱情本质上和也就是霍乱的一种,暴烈而无法治愈的疯狂。


很多人都说毛姆是一个描写爱情及其恶毒的人,这句话却没有见人用在马老身上,我读完整本书后觉得他也是究极恶毒的,因为在我浅薄而无知的世界里这本书以我从来没有想象过的描写方式堪称刻薄地刻画了爱情和婚姻——以令人后脊背发凉的一击即中感,就像用眼镜片轻描淡写地抬手割了人喉咙。


如果要归纳故事梗...

2018-09-24

中秋团圆时啊,今天啪嗒啪嗒着拖鞋去洗白白的时候看月亮意见很圆,明天天气想来也不错可以看到月亮,而且今天还是秋分,出去吃饭的时候店家有送很烫的八宝粥,也不晓得是什么讲究,很甜没有吃太多。

天涯共此时喔,愿你们可以和想见的人团聚,不管是梦里还是现实。

2018-09-24

“他的过去的唯一参数点,是同费尔米纳的朝露般的爱情,只有同她有关的事才同他的生活有关。”

——加西亚.马尔克斯《霍乱时期的爱情》

最近在读这个,没有想到读得那么慢,这一周可能就看了五六十页…上完课帮老师做事,做完事又要忙着(用语文编造)数模竞赛,好不容易论文糊弄上去非学位课又要交作业…上周还和莓莓说这周应该能看完然后和她一起吹水呜噫呜噫。

啊…虽然我和莓莓都表示非常不喜欢阿里萨那种病态到偏执甚至让人怀疑本质的爱情,但是看到上面那句话的时候还是忍不住觉得悲伤。我原来以为马老的任何书在我心里都不会超过百年孤独了,现在居然有点动摇……大概本质上还是个更喜欢看这些情啊爱啊的肤浅人…

2018-09-21

说书人说当年,擒神龙下九天
盗来凌霄十二卷,揽明月卧云巅
客尽欢人群散,留小二倚门边
取笑谁胭脂的浓淡,学拍案笑从前

——《盗圣行》(原《盗将行》填词,b站av30400426)

白展堂可能是小时候第一个非常想嫁的男人,《武林外传》从小学看到大学毕业还没有看乏味,只可惜十余年过去还是没能等到后80回。小时候相信电视里真实存在的地方并不多,霍格沃兹算一个,同福客栈算一个,前者满足童年时代所有瑰丽而天马行空的想象,而后者大概是在还没有意识到人生几多风雨飘摇的时候就下意识的向往最终回归平凡琐碎的乌托邦。

2018-09-17

Fata Morgana

【一期一振×女审神者】

【5000fo点文】


电脑右下方又弹出了工作邮箱有新邮件的标志,我有一瞬间很想把手里的咖啡泼到键盘上然后装作不可抗力导致罢工。然而也只能在脑子里随便想想罢了,我一边揉眼睛一边走向主编的办公室,杂志社空出的位置大半都是因为杉树花粉过敏,导致不过敏的人要做比平时多两倍的活——我讨厌春天。


“你读过黑崎先生前不久刚刚出版的回忆录了吗?”主编一边啜咖啡一边手指随意地在他那个巨大无比的曲面屏上点来点去,他看得到文档中每一个瑕疵却看不见我已经快要掉下来的眼袋和黑眼圈。


“还没有。”我带着一点尖刻回答道,“这个月还没有能坐下来看书的时间呢。”


2018-09-15
1 / 34

© 明歆 | Powered by LOFTER